d

Lebanon Tag

by Ani Margaryan Baghdasarian-Melkissetian 收藏中的物品曾经属于 Lena Baghdasarian-Melkissetian 的祖母 Lioni Nalbantian,引起了艺术研究人员的极大兴趣。 众所周知,莉娜·巴格达萨里安在艾因塔布与一名蹄铁匠西蒙·纳尔班提安结婚。他们在 20 世纪初(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之前)从 Ayntab 移民到阿勒颇,后来在 1972 年,他们搬到了黎巴嫩。该系列目前由黎巴嫩的 Lena Baghdasarian-Melkissetian 拥有。 在作为她嫁妆一部分的收藏中,有一件现在的敞开式前襟长袍,由黑色丝绸制成。根据一手资料的描述,这幅刺绣正面为花朵,背面为一幅巨大的花鸟拼贴画,据说灵感来自于乌尔法的亚美尼亚传统刺绣。 然而,Urfa/Ourfa 针线花的标志性花朵并没有像装饰长袍背面的花卉图案那样具有长长的树枝和张开的花瓣。此外,以自然主义手法诠释的坐在树枝上的一对鸟在乌尔法的刺绣学校中并不常见。 有趣的是,这些鸟类图案的形式属性,它们在整个构图空间中的排列方式,以及它们与这些花朵的搭配,不仅是中国百年水墨画的典型特征。 花鸟画(中国花鸟画)是一种流行于东亚的中国画,以其题材命名。一般来说,花鸟画大多属于文人画风,适合10世纪的中国文化。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是黄泉哳㥳(约900-965)和徐熙徐熙(937-975)。这类中国作品对中国刺绣、陶瓷装饰、瓷器主题、明信片和印刷品的形象产生了巨大影响,以其旺盛的场面和象征价值被认为是最受追捧的主题之一。主要主题是两只鸟站在梅花或菊花的枝条上,通过眼神和手势相互交流,寓意吉祥,与春天、爱情、吉祥等观念相联系,至今仍是中国文化中的一个受人喜爱的主题。 回到亚美尼亚女人的黑色长袍,凭借它的造型和正式气质,尤其是宽大的袖子,很像日本和服的风格。在日本风盛行之时,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中东,它都是女性化妆用品的宠儿。盛开的树枝更让人联想到中国画和刺绣中的菊花图案。这对鸟的视觉外观在中国艺术中也有相似之处。 考虑到黎巴嫩的多元文化环境以及它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东西方在国际商业意义上的重要十字路口,中国或日本纺织品和应用艺术的现有影响似乎相当合适。由于目前尚无关于这件黑色长袍的来源的任何信息,目前很难断定它是直接从亚洲进口的,还是当地仿制的中国丝绸和刺绣。我们甚至不能排除它最初的创作地是 Ayntab。

Our contacts

WeChat ID: ChinArmArt2023

Email: [email protected]

Phone number: (+86) 17368731365